top of page

【藝術創作】本地藝術家林嵐專訪 回收被社會遺棄的勞動力和零散的城市記憶

本地藝術家林嵐早前在香港藝術中心展出其作品《Hybrid Peace_HK Orchid Tree》,幾面不同顏色的旗幟背後,究竟蘊含著怎樣的故事呢?被冠上回收環保藝術家的背後,原來回收的不是物件,而是人?



被遺忘的生產力


林嵐說,這是她從2009年開始進行的項目,至今已經15個年頭;中間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事,包括社會不安 (social unease)及新冠疫情等,她的創作就像是個見證一樣。




她笑說,之前一直做一個「沒賣出作品的藝術家」,曾被人質疑過-「你沒有賣過東西,那也大概稱不算是合格的藝術家吧」。隨後她就在不同地方教課,她續指,沒有當老師的話,也許大概也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在哪裡。


這也是啟發她創作的原因之一,到底什麼是勞動力呢?她沒賣出作品,她創作就不算是一種勞動力嗎?她是一個被棄置、被閒置、被拋棄,還是不被承認的勞工嗎?


被遺棄的傘、回收的人和勞動力


當年因為廠房陸續搬移到內地後,政府就想重新安排這些勞動力,主要是製衣廠被退休的中年女工。


剛好,她在2008年認識了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(簡稱女工會),發現裡面的人大部分都在觀塘區的製衣廠裡面退休,或被退休,而這幫勞工中,也包括了家庭主婦。她覺得,自己和她們很相似,做了很多事,但沒有收入。家庭主婦也一樣,包辦了家裡的事,卻也沒有收到工資;令她萌生想和這一幫人,開展一個項目,進一步探討勞動力的議題。





後來林嵐發現她們便利於隸屬女工會的清潔工人工會會員,會址裡有很多撿回來要回收的物料,當中最多的就是雨傘。後來將雨傘分開回收,將值錢的部分拿去賣,例如鐵的或金屬的傘骨,而傘布就裁了下來分開回收。看到各式各樣的傘布後,她覺得很棒,也很漂亮。她指傘布和別的布不一樣的地方,就在它重量輕、不是很粗糙、也有點半透明,就忍不住思考「這麼漂亮的東西可以拿來做什麼呢?」



她說,很多時候外界將她標籤為一個回收環保藝術家,但其實她回收的是人、是勞動力,而不是什麼物料,物料是拿一個引子出來拋磚引玉而已。


創作是一場賭博


2009年的時候,一個契機出現了,當時一個在漢堡的藝術節邀請她去做展覽,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以自己的創作賺取報酬。其後她馬上對工會的說「有錢了!我們開工吧!」


當年做第一件作品就是《降落傘》,她補充,現時其中一件正在和美術館,《南方故事》主題展中展出,參展藝術家中只有她一位來自香港,其他都是內地的藝術家。


她認為主題正正就很適合講,當香港-所謂的南方城市開始蓬勃的時候,到底發生了什麼故事。《降落傘》和這幫「被退休」的製衣廠女工,就講述了這件事;在講述她們舉行一次賭博。


作品的形狀不是一個真的降落傘,而是一個以前在賭場的機器,當它行走沒有人在玩的時候,上面顯示越過山又越過海的一個降落傘。



當時她和那幫女工說:「我們來一次賭博,所以我們這個降落傘必須要是這樣的。」她指,現在她們賭贏了,不停有工開。她補充,工會將傘布分顏色、分透明、分彩色等去回收,在一整個流程中,收拾東西的人收到錢、洗東西的人收到錢、裁切的人收到錢、縫製的人收到錢,她作為藝術家也收到錢;這個流程其實就是微觀經濟學 (micro economy)。


拼湊城市記憶和故事


作品分有四個顏色,當日在香港藝術中心展出的,只有黃色、藍色和紅色,也就是大家熟知的三原色;剩下的灰色並沒有展出;她解釋,三原色混出來的顏色,其實就是灰色或黑色,所以灰色不在香港。



作品其實是將一分為四,將紫荊花褪色後,逐個剩下的顏色,再將其晶體化,所以當你站在離作品很遠的地方,就可以看到紫荊花。而創作四個顏色,是因為林嵐覺得香港競爭性強,也相較其他地方複雜。她笑指,一套四件的作品,看來沒有什麼機會一次過展出,因為需要一個很大的地方,才展得到。她已決定要將它拆開,希望由四個人收藏,每個人擁有一種顏色。其實很多作品都是訴說一個聚合和分拆、分離和聯繫,還有離開的故事。


每一把被拋棄的傘,背後一定都有它專屬的故事;因為它一定是經人手之後被拋棄的,所以在這件作品中,當中就說了千千萬萬故事,林嵐說:「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個」。三原色的混合,正正就像社會上不同的人;每一塊傘布,其實都是說一個人的故事。他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扔掉那把傘呢?是因為雨下太大?和別人吵架?和別人打架?車子壞了?還是因為什麼原因?





在收集傘布的過程中,她也發現了一些城市的回憶,例如黃大仙真的收集到黃色的傘布,而紅色傘布中不難發現米奇老鼠和Hello Kitty的蹤跡。它是一個很多人的故事,亦是很多人的記憶,更多的說這個城市的記憶。


當記憶散落在城市不同角落的時候,你就沒有察覺它的力量;現在你把它聚在一起的時候, 就發現它的力量就出來了。也正因為是生活,所以要說再見。以前她沒有機會和自己的作品說再見,因為全部作品都會回到她的倉庫,而現在每一次我都要和自己的作品說再見,並不會再見;所以這次又更接近離散的故事。



她說,離散是為了重聚,重聚也是很值得珍惜的,因為一定會有離散的一天,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。


你就是作品的一部分


林嵐說,其實當你進入這個空間,就已經在她的作品中。作品的本身不只是在於那塊布,你看到的光和影,其實都是作品的一部分。仔細看的話,這邊的綠色是這塊藍借那塊黃色形成的。


上面的光沒有動,是他們打出來的光,卻動了地下的效果。林嵐說,在欣賞這件作品時,可以問自己:「究竟是旗在這裡動?燈在這裡動?還是你的心在這裡動?」



作品是要你花時間來看的,如果你不在這裡花時間去看,你是不會明白的。所以並不是說你要摸那件東西,才能感受到背後的故事。她覺得材質暫時並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反而是光。如果你走進去作品中,不是已經參與了嗎?還需要去摸嗎?這不也就是另一種互動嗎?



聽到這邊,不知道當你看到作品的時候,將如何感受?不知道你在作品中,又找到什麼專屬的記憶?不知道會不會勾起並重聚你腦中零碎的城市記憶呢?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